双土伢

感谢驻足
拒绝无爱性,拒绝渣攻
平淡写手

总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止我把脑洞变成文字。T_T

有一个类似于人狼游戏和ROOM no.9这样的一个设定,强制参加游戏,完成任务获得奖励,生存这样子。赤、黄、灰三个人花式宠黑子,然后黑子开挂一人带飞破解游戏。

一篇没有逻辑纯爽文🌚🌚🌚

【all黑子】由女装照片引发的事情

*  1、聊天体,多图预警,流量党慎入
      2、@ 煜辞 ,请多担待•_ゝ•
      3、大家和平相处,感谢(笔芯




【黑子线上交流群】

【黄濑凉太】:今天小火神真的是太过分了!敢不敢交出手机来?!

【火神大我】: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绿间真太郎】:火神,你不用岔开话题。

【冰室辰也】:大我还是一样的不会找借口呢,呵

【火神大我】:

手机被拿去当相机用了,所以就有很多的照片!但是也有很多别人的照片!不只是黑子那个家伙!

【黄濑凉太】:那你在藏什么?!小火神,我可是很尊重你的,你只要把照片交给我,我们还是好朋友。

【火神大我】:我觉得不行。

【冰室辰也】:不知道大我还记不记得,在美国还有一个15岁的…

【紫原敦】:女孩子在等着你。

【绿间真太郎】:她每天都在期待着你,

【黄濑凉太】:无数次握着手机打开通讯录看着那个熟悉的号码,一次次的下定决心

【冰室辰也】:想拨打那个电话

【紫原敦】:却始终没有拨打的勇气。

【冰室辰也】:但是心里无论如何都忘不掉那个在她生命里重要的男孩子——

【紫原敦】:火神大我

【火神大我】:

我没有啊!这是哪个人说的?!

【青峰大辉】:啊?火神那个家伙有女朋友?

【冰室辰也】:说来惭愧,我竟然才知道,大我藏的也很深啊。

【紫原敦】:所以可以离黑仔远一点。

【绿间真太郎】:我倒是觉得,紫原和冰室配合的这么好,很难得

【黄濑凉太】:小绿间这么一说(◔◡◔)

【青峰大辉】:在一起吧

【火神大我】:嗯?青峰你这是什么意思?两个大男人怎么能在一起?

【黄濑凉太】:出现了!第三者!

【紫原敦】:捏爆你哦,青仔。我只喜欢黑仔。

【绿间真太郎】:紫原请注意你的措辞。

【紫原敦】:我想吃黑仔。

【火神大我】:你想吃就吃!你放图干什么?!

【火神大我】:不对黑子不能吃啊!!

【冰室辰也】:虽然我很想解释我和这两个人什么关系也没有,但是我觉得这并不是做好的做法。

【绿间真太郎】:很巧,我也吃这一对。

【黄濑凉太】:???

小绿间你很懂啊!我也是吃板车组的!!!

【青峰大辉】:我怎么可能跟烦濑在一起?

【绿间真太郎】:我跟高尾也没有关系。再说,我们不是要讨论火神的手机吗?

【火神大我】:

我ballball你们不要再问了!!

【黄濑凉太】:不会是在美国呆过的人,但是,小火神你还是尽早的交出来比较好!我都已经看到了!

【冰室辰也】:大我,就算是为了你的人身安全,你还是交出来吧。

【青峰大辉】:照片是什么?

【火神大我】:黑子那个家伙说了不能让我交给你们任何一个人!否则哲也二号就会跟我一个月啊!

【赤司征十郎】:既然是哲也的意思,你可以收起来了。

【火神大我】:

【赤司征十郎】:未来的一个月,你会被我们追着打一个月。

【黄濑凉太】:

【绿间真太郎】:说起来,未来几个月我都没什么事情。

【青峰大辉】:未来几年我都没有什么事。

系统提示:火神大我邀请黑子哲也进入该群

【火神大我】:黑子,我觉得你该说点儿什么了!

【黑子哲也】:

谢谢火神君帮我死守秘密。

【赤司征十郎】:萌

【黄濑凉太】:萌

【冰室辰也】:萌

【紫原敦】:萌

【青峰大辉】:萌

【绿间真太郎】:萌

系统提示:绿间真太郎撤回一条消息

【绿间真太郎】:输入法的问题

【黑子哲也】:好的,我明白了绿间君。火神君手机的我的女装照片是不会交给你们的。但是我手机的照片给你给你们。

【青峰大辉】:阿哲!女装你不给我看就说不过去了!

【黑子哲也】:青峰君下一次用自己的照片做表情包的时候考虑美一下白,完全看不到你了。

【黄濑凉太】:小黑子,我就不一样了,我想看看你手机的照片。

【黑子哲也】:好的黄濑君,请稍等。

【绿间真太郎】:这可真是一个展示智商的时候。

【冰室辰也】:你们期待吗?

【紫原敦】:不

【赤司征十郎】:比起哲也等一下要发的,我更想让大家看看这一张

【紫原敦】:那我也放一张图,离开好了

【绿间真太郎】:我有事,下线了

【冰室辰也】:呵。

【黑子哲也】:我回来了,黄濑君要收好呦

【火神大我】:黑子没想到你有那么多合照,我还挺不好意思的…

【冰室辰也】:大我不用不好意思,毕竟你也快了。

【黄濑凉太】:小黑子你怎么可以存小火神的照片?

【青峰大辉】:能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能得到阿哲的也只有我自己!

【火神大我】:???

【冰室辰也】:允悲。这是我对你最后的仁慈。

【黑子哲也】:

【all黑子】未来·过去

* 1、这是一个黑子不慎穿越到奇迹黑化的未来的小故事。
     2、黑化预警,有略微强制
     3、我喜欢性格强硬的小黑子,就是不会去依赖撒娇卖萌。
     4、@ 科菲图阿的兽角 @ 太野,还请多担待orz
     5、和平友好相处,幸福你我他!






“哲君,明天见喽!”女孩依旧如往常一样挂着甜美的笑容挥挥手向喜欢的男生挥手告别,一边不舍的不断回头去看那个男生离开的背影,一边从心底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青春期的悸动总是来的突然,来的莫名其妙。

一直以来,桃井五月不缺乏追求者,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也曾公开示爱,但是,就算是包装再精美的玫瑰花,也不如那个黑子送给她的冰棍的那支“再来一支”。

这感情悄然而至没得防备,在你不经意间他就闯进了你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一直以来不太注意打扮的少女会开始关注起自己的着装,外貌。以前不拘小节也会因为有了喜欢人而刻意去保持和异性的距离。

因为喜欢上了一个人,会使得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好一些。只是希望在那个男孩目光不经意的触及到自己时,自己会是最好的状态。

女孩的改变自然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小桃井最近真的很不一样啊,原本就很漂亮,现在更漂亮了。”

“说起来,五月妞也加入了那些讨论口红之类的女生之中。”

“所以,青峰是被淘汰了吗?”

“喂!开玩笑也要有个度!”青峰稍微暴躁的顶回绿间的那句玩笑。

毕竟青峰和桃井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奇迹们都是知道的。青峰被桃井充当的男友的这个身份也被青峰默许着,尽管本人并不是那么情愿。

“我倒是更想知道,哪个男孩子入了五月的眼。”

一向不跟他们一起闹的赤司也跟着八卦起来。赤司比起他们来,多的是那一份细心,更何况,当你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自然而然地发现和你抱着有相同情感的其他人——你会感知你的情敌。

“哲也不想知道吗?”话锋被指向黑子,被迫卷入这场聊天的黑子本从一开始就不甚上心。不管喜欢谁,都是一个人的秘密。

这么想着,也是这么说出来“不管桃井同学喜欢谁,既然不是很想说,那一定就是桃井同学的秘密了,我们这样去窥探女孩子的秘密,是不好的。”

话题就此被终止,其他人都讪讪的打着哈哈,“嘛嘛,开个玩笑啦,小黑子,别当真。”

“五月妞对不起,并没有拿你开玩笑呦。”

赤司却是观察到在女孩顺下头发的时候那嫣红的耳尖,被问及黑子时女孩眼里的慌乱,以及被黑子注视时,粉底也没有掩盖住的羞涩。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赤司看着桃井注视着黑子离开,不由得生出一股烦躁来。只因为黑子哲也这个人,赤司头一次迫切的想要知道在未来,他们的关系。

告别了友人,黑子独自一人走完剩下的路程,不多,五分钟足够。

手搭上门把的时候,突然身边的景象就像是被水浸泡了一样,一瞬间的窒息,黑子慌张的打开家门。隔离门外的一切。

很奇怪,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产生了这样的怪异感。

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温馨。做好饭菜的父母招呼着黑子赶快收拾好坐到饭桌来,母亲一边帮着收拾一边询问这一天过得怎么样。父亲安静的坐在桌边,看着母子和谐的画面,微笑着享受一天以来最舒适的时间。

一切,都没有变化。

至少睡觉之前,最后看到的还是自己房间最普通的白色天花板。


“哲也,醒醒。”耳边传来的声音没有以往的母亲的那么温柔,不过从语气来判断也是足够小心翼翼。这让有着起床气的黑子心里舒服了不少。

慢慢的睁开眼睛,一开始有些模糊的视线中突兀的多出了一抹红色的影子。可以肯定不是自己的母亲。

怕不是父亲一夜之间红了头。

闭了眼准备缓一缓,耳边又传来那个人的声音“哲也,不听话的孩子是要受到惩罚的。”

这语气,黑子惊坐起来。

眼前也不再是模糊的画面,十分清晰的赤司赤着身子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且这身体的大小明显比昨天大了一号。而且,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床上?

懵的人不止黑子一个,赤司也跟着懵,怎么一觉醒来,人就小了一号?

“…”

“…”

黑子看着周围已经不是自己房间的样子,装饰可以说得上奢侈。这床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大,跟那个传说中的大炕一样。

黑子实在是头大,最后还是问了一个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问题“赤司君,我想问一下,现在是,什么时间?”

“…”

很好,穿越了。传说在下雨天站在树下大声喊出“我要穿越。”伴随着雷声的bgm和闪电的超级特效,这种影视主角的戏份,不小心降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任由黑子打量着这个地方,赤司明显是知道了这个小一号的黑子哲也是国中时期的那个黑子哲也。

一瞬间的复杂从赤司的脸上闪过。


不过仔细想一想,这份感情是什么时候连接起奇迹们?国中的话还是稍差了一点儿。那个时候不管是谁也没有想过看起来最不可能独立的人最先选择离开。

甚至直到最后洛山败给了诚凛赤司都在震惊着这个身体里蕴含的力量。一直以来可以放在心底的感情,也就是因为那一天,黑子哲也和那个叫火神大我的男生,太亲密了。

不被正视,不敢于正视的感情也在看着火黑两个人开心的一起庆祝的样子,冲破了束缚的囚笼,从心底泛起的疼痛苦涩,每一次互动都被放大了刺激着视网膜

——

【看啊,没有你们的帮助,黑子哲也依旧获得的开心】

【甚至比跟你们在一起更开心】

人的独占欲在不停的作祟,赤司不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去向黑子坦白自己的感情,尽管这份感情已经被延续了两年之久。

赤司这样对自己说“等下一秒,等下一秒他们分开我就可以忍住。”

不过,上天永远都喜欢都弄人类。下一秒,下一分钟,他们,依旧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就算那只是胜利的喜悦,不受控的激动。

至少,在场外人的眼里,火神的那个位置,被青峰狠狠的盯住,瞳孔在一瞬间骤缩,靛蓝色中印着刺眼的火红。

不该存在。

“黄濑,注意你的表情!”笠松皱着眉看着旁边这个情绪不太正常的人。本来黄濑这个人就已经够招人眼光的,赤黑比赛刚开始没多久身边的女生明显多了一倍不止。

更何况这个家伙是个模特,也算是小半个公众人物。只是这个表情,真的是太可怕了。

决眦,因为太兴奋导致眼角充血,一脸疯狂的表情,就连嘴角上升的弧度也令人惊悚。该说不愧是模特呢,就算是这个表情,也可以跟那些明星睥睨了。

“呐,笠松前辈,你看我的小黑子,超级厉害的!连小赤司都败给他了。呐呐,笠松前辈,我的小黑子是不是超级厉害!”无视笠松的警告抓着笠松的肩膀,眼睛却一直停留在场上的黑子身上,简直比自己打赢了比赛还兴奋。就连抓着肩膀的手也在不停的颤抖。

只是在看向火神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瞬间收敛的一干二净。无意识的收紧手上的力量,视线里迸射出的冷漠和愤怒完全不是最初承认火神时的那个样子。

“不能因为有一点实力就妄想占有,明明小黑子是我的才对。”

说出来的话也颠覆了一直以来阳光的形象。

坏掉了。

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黄濑凉太。

笠松一时也被惊得说不出话,人格转换太快,此刻散发出的气场冻结了周围的空气,旁边一直关注这里的女生窃窃私语的声音不断飘进笠松的耳朵里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黄濑君好可怕的样子。”

“是呢是呢,明明一直都是阳光的样子,怎么会突然?”

笠松突然发现,这个黄濑,原本就不是自己看到的那样,从一开始的听话温顺想开也不是真的畏惧。

余光瞥到了即将离开的绿间真太郎,手里的那个幸运物,一开始的时候形状也要好一些吧。


天空不合时宜的开始下雨。阻碍了一些人的庆祝,同时帮助了一些人的行动。

黑子的噩梦开始在那个晚上。

一张床,一台摄像机,六个人,一场情。

黑子一向有着与世无争的志向,也不太在乎世人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可淫#乱不堪的照片被不加掩饰的铺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黑子也不可能没有任何的动容。

“哲也,我们要的不多。”

赤司坐在黑子身边伸手圈住整个人,“我们只要你在我们身边就可以。”

“哲也放心,这个照片我们是不会流出去的。”

“毕竟这个样子的小黑子太美了,要永远的记录下来。”

加害者似乎很是理直气壮,明明做了如此过分的事却扮演者无辜的身份。

因为我们太爱你了,所以你要接受我们的一切。

这听起来可笑,但真真切切发生在黑子的身上时,才可以体会这种感情是多么的令人恼怒。

黑子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于常人的优秀点,除了存在感之外,完全就是最普通的高中生那样。眼前的五个人和自己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都是光。被世人注视着的优秀个体的存在。

这份感情从何而来?

“所以,大家伤害了我,我只需要无条件的原谅大家吗?”

清晨的声音还带着沙哑,因为一整晚被迫的事情甚至有些发不出声。这语气掩盖不住黑子的疲惫,和无比的失望。

放在床单上的手慢慢的收紧,布料被攥在手心里隔绝了指甲嵌入皮肤的可能性,不那么疼。

可身体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却疼的太阳穴突突的直跳,心里被友人硬生生撞开的大口也疼的黑子只想和这群人理论。

理智终究占了上风。

黑子的这一句话却像是猫被踩了尾巴一样,剩下的人开始有些不安。

失控的是那五个人,做出格的是那五个人,在乞求原谅和强迫接受之间选择了后者的是那五个人。

“黑仔…”受不了这个冷漠的气氛紫原第一个开了口。带着十二分的小心翼翼,耷拉着脑袋蹲在床边,那样子委屈的不行。

“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我们呢黑子?”绿间是房间里唯一一个衣衫整洁的人,尽管这不代表他什么都没做。

“绿间君呢,是否给了我考虑的空间?”

黑子的语气越来越冷,嘴上也开始表达自己的不满,“就这样命令我服从于你们,说考虑也只是为了你们自己吧。”

“不是的小黑子!”听到黑子的质疑黄濑是第一个跳出来。“都是火神那个家伙,他离你太近了,我嫉妒,为什么?明明我们是好朋友,为什么你都不选择我一起打球?”黄濑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想起来刚升高中的那一次友谊赛。

火神和黑子明明刚认识不久为什么可以打出那么好的配合!

“明明小青峰就已经很厉害了,可是小黑子为什么不选择我呢?我也好想接小黑子的球,每天都在想,做梦也在想。”眼泪开始不受控制的往下掉,“可是小黑子拒绝了我,小黑子我真的受不了,我好喜欢你,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我嫉妒火神可以离你那么近。”

这话说的虽不是其他人也想说的,至少国中时期黑子的成长是在大家的注视下,私心把黑子哲也这个人划入了自己的范围之内。结果升高中的时候黑子竟然选择了名不经传的诚凛。

不可否认,黄濑的话里,有一句很戳心

——我嫉妒火神可以离你那么近。





——————
吐槽一句,改版lof真的好丑呀…

ps希望我可以勤快起来

500fo致谢!感谢一直以来看我文的大家,谢谢你们会花费一定的时间在我的拙作之上,感激不尽!(*/ω\*)

待我考完试把评论区三个小可爱的文写出来。感谢三小只的支持,谢谢你们!

最后520希望大家可以开心过每一天,加油!!!

【all黑】故事开始

 *  1、内含赤黑的一点儿小破车,强制性,请注意排雷
      2、原著向扩写,故事线为帝光时期末,但我流大家都非常喜欢小黑子,故事后续就去看看黑篮第一季啦(*/ω\*)
      3、请大家和平相处(*/ω\*)感激不尽

 为啥老说我有敏感词呢???

【轰出】

尝试补档,都是小车。

若途中感到任何不是请及时跳车( ˙-˙ ) 

【高亮注意】黑轰出没,有强制

 亵渎神明,轰出胜修罗场注意。及时跳车不胜感激

 小黑屋激情强制。及时跳车不胜感激

野战强啪有微量上出注意。及时跳车不胜感激

 纯情泳池第一次尝试轰总的胜利。及时跳车不胜感激

链接挂了可以叫我补链呦( ’ - ’ * )

【赤黑】彼此的占有欲

@(๑•̀ㅂ•́)و✧现充是不可能的
向太太借了梗写出了一篇极短小的文章,没有写出原梗的万分之一的美好呀T^T这里先道个歉,“非常抱歉了!”

【注】黑体字为原梗内容
             内含肉渣预警


人对外物总是充满了好奇心。

小时候的一个有趣的玩具,一张漂亮的画纸,一个神奇的自然现象,都能引起心里那探索的欲望。

同时,随着年龄的增长,好奇心也不在仅仅满足于物质上的吸引。更多的,是来自于情感,所谓大人的世界。

少年的感情是懵懂感性的,又好像不是这样。

“赤司君…”

借着接吻分开的空隙,黑子双手抵着赤司拒绝对方的再次索取。

“你拒绝不了我。”这样说着,赤司十分强硬倾身。

唇齿间的相互触碰给这对初尝“情”的少年带来的更多的是心灵上的那一阵阵的酥麻,都没有经验的两个人赤司却更可以无师自通。

比如,率先不满足只是嘴唇的相碰的是赤司。趁着黑子无意识的微张着嘴,自己也想着品尝更多的滋味,便探进对方的口中。舌尖勾勒着黑子的上颚,看着黑子震惊到瞪大了双眼去纠缠对方的舌头。

双臂禁锢着对方不允许对方有一丝想要逃离的意味,收紧手上的力气也是不自觉的,因为想要更多的,这样的恋人的味道。

初吻带给两个人更亲密的关系。

会打篮球的人都知道,手上的指甲绝对不可以留很长。

从小就喜欢打篮球的黑子,指甲都会认真修正,那种,抓人不会留痕迹的程度。

有时候指甲太短,也不会很好呢。

“赤司君!”

黑子惊呼着赤司的动作,非常迷惑为什么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就要被对方压在地板上?

“听话,不要动。”

夏天的校服本就比较单薄,刚刚挣扎了一番,衣服也已经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

这里可是学校的篮球场!

学校放了通知,今天停止一切的社团活动。赤司在篮球场说明了一些简单的事情,就解放了所有人,不包括黑子。毕竟那个时候黑子因为教室卫生,还在留堂。

原本,赤司是想要和黑子一起回家的。只是,当黑子逆着光从门口往里走的那一瞬间,赤司改变了注意。

这个人实在是太美好了。

这不是第一次接吻了,在那之后,赤司总会突然的就吻了过来。

但是这确实是这么多次,最激烈的一次。

黑子推搡着赤司,背部的冰凉刺激着大脑皮层不断的提醒自己这是在学校,这是在球场上!

心里上的别扭造成感觉上的敏感程度被无限放大。反抗不了,或者说,也不想反抗。

衣服已经毫无蔽体的作用了,在接触到大片空气的时候,微冷的感觉惊醒了黑子,特殊的地点,特殊的事情,神经一下子又被迫承受着过于羞耻的事情。

“哲也,我们做吧。”

声音不大,字字清晰的传进黑子的耳朵里。因为沾染了情谷欠声线很是沙哑,还没有完全度过变声期又添了份性的感觉。

双手紧扣着,掌心里彼此传递着对方的温度。黑子可以清晰的看到赤司的眼里,折射出自己的样子,那绝对不是拒绝的样子。而赤司的表情,有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成分。

是认真的。

黑子笑了笑,挣脱了手环上赤司的脖子,送上了自己的第一次主动,学着赤司的模样,吻住了对方的嘴唇。

“可以哟,赤司君。”

顺理成章的,结合,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有人进来的球馆里又欠爱。这种感觉更是惹得两个人性致很高,就算是第一次也硬是干出了在别人看来情场老手的感觉。

撞击,口耑息,口申吟,肉【赤黑】体之间被挤压的水声,不该出现在球馆里的声音,此刻却充满了暧昧。

第二天的照常训练,奇迹们在更衣室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突然黄濑提高了声音“小赤司!你的后背有什么会有牙印?!”

瞬间,赤司集齐了所有人的目光。

本人确实泰然处之,不慌不乱的叠起衣服,换上球服。

“你们太小了。”

没有进门现在更衣室外面的黑子倒是满脸通红。

昨天折腾的实在是太厉害,导致脖子肩膀比较明显的地方全都被打上了赤司征十郎的印记。自己实在是气不过趁着赤司穿衣服的时候一口咬在了对方的后背,力道之大,令人发指。

“哲也?”

“赤司君好狡猾!”黑子堵气的看着身体上被留下的痕迹。

 “这是占有欲的体现吧,我很乐意被哲也留下痕迹。 ”

 “请不要胡说八道了,赤司君。 ”

 “在男友身上留下牙印来宣告所有权吗? 像是对所有人诉说着‘这是我的所有物’。这样的哲也很可爱呢。” 

赤司开门出去迎面看着黑子,压低了声音

 “留在更显眼的地方也可以哦,锁骨、脖子,还是在脸上?

重温的时候截了一些图,实在是忍不住脑补某些剧情啊!帝光时期的奇迹们真的是太美好了,黄濑和紫原满满的醋味儿嘿嘿嘿。青黑真的是太虐了。那句“哲真的是瞎了眼了。”,青峰心里的小黑子,一定一定是最好的!不管听多少次,青峰叫小黑子的名字“哲”,都好心颤啊!
【说起来明明吃all黑,但是火黑我却不是很感冒,不过灰黑冰黑水户部黑我倒是很喜欢_(:з」∠)_】

【黄黑】驻足

*短小段子,不要太纠结

这不是一个一线城市,二线边缘,比三线城市稍好一些。

追星的人都有一种体会,如果自己是在小城镇,别说是有明星参加的活动,连作家的签售会都不一定有。每每看到网络上晒出的那些照片,除了嫉妒,剩下的就是身为学生党在时间和金钱上的痛苦。最后只能在官博下评论一句“学生党哭死在小城镇里。”“所有的活动都与我隔绝,我永远都不会赶上男神的活动。”之类的。


黄濑凉太是个当红的演员,模特出身,出道前便积累了一定的人气,但是不炒绯闻,不参加综艺,所接的剧本也是各类都有,除了偶像剧。可以说是用实力碾压了一批只有颜值没有内容的流量小生。偏偏黄濑在颜值上也碾压了一批。

熟悉的人都会知道虽说黄濑不演偶像剧,不参加综艺,但是在自己的博客上活跃的十分勤快,应该是公众人物里最爱发博的一位了。每天一条,节假日二条,遇到什么纪念日可能就会被刷屏。

以至于一年里会有那么几天网络关键词是

#今天你被男神刷屏了吗?#

不仅如此,还很喜欢翻牌子,有时候能和一个粉丝聊上十几句话,可谓实力宠粉。

黄濑日常看着粉丝留给自己的评论,不时的轻笑着,突然看到一条“男神男神,有机会来xxx这里吗?”这样的评论太多了,每次翻看官博的评论是基本是都是这样的话“可以去这里吗?”“可以去那里吗?”

但不是说不可以去,除去官方的一些必要的宣传活动,平时黄濑不是特别喜欢出门,毕竟是,太火了点儿。

但是这次,确实被这个地方吸引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要开始旅行了。

没有和任何人说,推了一周的工作,从下定决心到处发不过一个小时。

五个小时之后,黄濑站到了这片土地上。

这个城市在地图上显示的不是很大,但是很宁静,没有特别好的楼房,街道也很干净。

“这里可真适合养老。”

在路边的报亭买了一份地图,就像是探险一样的有趣,黄濑找到了一家旅店。十分有意思的旅店。

旅店的旁边是一家花店,门市不大,摆出来的花也没有大红大紫,适于插花的比较多。

黄濑放了行李,出了旅店就看到青年抱了一束装饰好的马蹄莲,匆匆的锁了门。

转身四目相交,即便不是一见钟情,了也曾在那个瞬间心为之震颤。

黑子哲也,就是这样突兀的撞进了黄濑的世界里。

黑子微怔,惊讶于这个男人长的实在是天理难容,男人的噩梦,恍惚了一下,对视的尴尬让黑子有些不自在的笑了一下。然后率先转身离开。

第二天清晨,黑子依旧是早早的到了花店,开门进去不过一分钟,就有人登门拜访了。

黄濑起了个早,就是想等着昨天碰到的花店主人,送去一束花,秋海棠,想交个朋友。

带着微笑走进花店,扬了扬手里的花“昨天有幸从一位老人那里得到的,回去查了查花语发现秋海棠也有交友的意思。”黄濑把花放到桌子上“虽然你是开花店的,但是我还是一下子就想到了你。可以交个朋友吗?我是黄濑凉太。”

“你好黄濑君。”黑子也正过脸直视着黄濑“我叫黑子哲也。”

他们认识的过程或许有些粗糙,黄濑没有纠结于为什么黑子会不认识自己是个公众人物,大概在认知里黑子就是一个对娱乐世界不太感冒的人。黑子也不会知道黄濑是个明星,黄濑并没告诉他,他也不会自己去查。只是一个朋友,无关身份。

两个人的交集不多。黄濑每天都会到黑子的店里呆上那么几分钟,也知道了黑子的那束马蹄莲的去向——一个邻家妹妹,因为病痛不得不接受治疗。知道了黑子对香草奶昔的独爱,每天都会去M记买上一杯。知道了黑子养了一只狗,名字很可爱,叫哲也二号。最后,黑子哲也是单身一人,也是独自一人。

黄濑离开了,临走之前两个人并没有交换通讯。黑子的生活又回归了日常。偶尔也会想起那个很阳光很耀眼的男人喊着自己“小黑子。”

一开始以为是个比较正经的人但其实为人很热情。那束秋海棠已经干了,依旧被很好的保存在它独有的位置。

一个月后,黄濑再次出现在这里。这次是来宣传,虽然主办方不赞同到这种小城市但是碍于黄濑什么都没说。两天之后离开。黑子并没有去。

20天后,黄濑又来到了这里,在更靠近黑子花店的地方,拍短片,粉丝成圈的排着。三天后离开。黑子仍然没有去。

又过了十天,黄濑想不多还有什么活动,干脆在这里开了一场粉丝见面会。就在黑子花店旁边的书店。四天之后,黑子走进了书店,在付钱时看着对面的收银员,愣住了。

第五天,黄濑带着鲜红的玫瑰走进黑子的花店里。

“我一直在等你走进我,结果最后我都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方式。终于在第三次你看到了我。”

“花店里没有玫瑰吧,这是我给你的,你人生中的第一束吧。”

“我喜欢你,小黑子。”


据说那两个月,网络关键词变成了

#那一天人类终于想起被小城市支配的恐惧#

#今天的热搜榜被男神完全控制了吗?#

——————

剧场小段子

帝光幼儿园

桃井老师:“小朋友们,颜色是很神奇的东西,比如黄色加蓝色会变成绿色。”

黄濑小朋友:“老师老师!那我和小黑子的孩子就是小绿间对不对?”

赤司小朋友:“不对,我和哲也的孩子是紫原,你没有机会了。”

黄濑小朋友:“为什么?!”

赤司小朋友:“因为红加蓝变紫。”

青峰小朋友:“可是为什么赤司和阿哲的孩子那么高?”

咔嚓咔嚓✂


【all黑子】我的朋友都有毒

有毒段子!不要深究!感谢!

奇迹们抱紧了怀里的哲也拒绝与你交流并摔了你一把狗粮。

今天的黑子依然坚信自己是个直男呢。


#青黑#

黑子被迫去相亲,这件事传到奇迹们的耳朵里之后立刻引起众人的高度关注。经过讨论,他们决定委派青峰前去尾随调查。

青峰拜托桃井给自己化一化妆,不会让人一眼就认出来的那种。经过桃井的一番奋斗,青峰最终糊着非常可观的粉底出门了。

但天有不测风云,没有任何遮面工具的青峰勇敢的把脸部暴露在狂风中,终于在黑子即将要进入相亲见面的餐厅之前被黑子发现。

“青峰君,以后跟踪的话请不要选择在大风的天气变换你的妆容,你脸上的粉已经很不均匀了。”

——《原味奥利奥从中间分开的样子你还记得吗?》



#黄黑#

黑子作为大学老师,心里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苦。

黑子对自己的学生说,“只要你们出勤率及格,最后的考试能够答满,就可以通过。”

黑子这门学科的过关率在遇到黄濑凉太之前,是百分之百过关的。

现在呢,黑子看着眼前这张只写了名字的试卷,内心犯难,该如何从空白的试卷找分数呢?名字写了加二分。

最后黄濑的这门课程,还是挂了。

重修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对于黑子来说。

“老师,之前是我不对,我不该逃课,考试不该交空白试卷,所以你能原谅我吗?”

如果你不把我压在桌子上的话。

“老师,这句话不理解,给我讲讲。”

把你放在我屁股上的手拿来,我给你讲。

“老师,我们班轰趴回来晚了,你就收留我过夜呗。”

你以前翻墙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老师~”

——《这位同学请不要借着教师节送老师玫瑰花》


#紫黑#

紫原作为学导演毕业的高材生,就琢磨着自己也拍一点什么。于是紫原请来了黑子帮忙。

这是一个美食节目,但是从第一期开始,黑子就在紫原的安排之下吃了无数街边小吃,大餐厅没去过,因为穷。

黑子表示理解。

突然有一天,紫原斥资挥霍了一回,又是高档餐厅,又是五星酒店,吓得黑子立马讨好,争取以后有更多的这样的待遇。

但是饭不是白吃的,该奉献的时候还要奉献。于是泡温泉的时候,

紫原:“就是这样的黑仔,慢慢的转过来看镜头。”

黑子:“这些你是要剪进去吗?”

紫原:“不是,留着自己看。”

黑子:“……”

换个话题。

黑子:“紫原君为什么会这么有钱?”

紫原:“我现在这么有钱,还是导演,你可以让我潜【紫黑】规则你吗?”

——《这日子过的越来越像被包【紫黑】养了》


#绿黑#

绿间和黑子在大学非常巧合的成为了舍友。在开学报道那天,绿间打开自己的宿舍门看到黑子的那一刻,忽视掉身后背着的幸运物——特意换的书包,忘记了自己许了一个假期的愿望,无视自己已经快要跳出来的心脏。换上了被迫无奈却又不得不向生活妥协的表情说“没有尽人事,就会得到不好的结果。”

后来绿黑两人相处的模式还算可以,但是因为绿间比黑子稍稍稍稍聪明了那么一些,就会总是出现以下的情况。

黑子:“好想去看《XXX》这个电影呀。但是这个片子都是情侣去看的,哎。”

绿间:“我有一个办法,你穿女装,我们就可以假扮情侣去看。当然,我是为了我自己,才不是想看你穿女装,想和你假扮情侣!”

黑子:“这样做是不对的,绿间君。”

绿间:“如果你不想假扮情侣,那我们成为真的情侣也不是不可以。”

黑子:“对不起绿间君,我是不会穿女装也不会和你假扮情侣的!”

绿间:“黑子,你应该这样想,如果你穿了女装,那么我们就可以假扮情侣了。我们去看电影,场里一定有单身的人。如果黑子你不穿女装,你自己一个人去了那里看电影,那么你就是单身的那一个,你周围都是情侣你是不会快乐的。但是如果你穿上了女装,你就不是单身,你还可以嘲笑别人,难道不是一举两得?”

好像是这样的!

于是黑子在绿间的诱导劝说之下穿上了女装,并在绿间“我这不是为了你,你不要多想。我完全是为了我自己能够去看电影而已。”

——《桃井拿着两张〈XXX〉的电影票在不知情的条件下满怀期待的拨通了已经看电影的黑子的手机》


#赤黑#

赤司非常聪明,很多事情都可以无师自通。

在同人文上这个能力尤为突出。

赤司关掉一个标题为《你情我愿(ABO)》的赤黑情深虐文,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看在你第八字母写的那么好的情况之下,我就饶了你了。

下次再敢给我BE,你看我不顺着网线弄死你!

但是第二天赤司到了学校之后,就隐隐感觉不太对劲。

那个同人文里黑子的信息素是香草奶昔的味道,在发【赤黑】情期的时候气味非常浓烈甜腻。

所以当黑子端着一杯香草奶昔从赤司面前经过的时候,赤司条件反射的抓住黑子“哲也!你出门没有喷抑制剂吗?”

黑子:“???”

赤司:“那我帮你吧。”

然后在黑子惊恐不知所措的目光之下,赤司毅然决然的咬上了那块不存在的后颈腺体。

黑子:“??????”

——《黑子越来越听不懂赤司嘴里的哨向花吐症omega猫化是什么意思了》